亲,欢迎来到忽然花开!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

浮萍

发布于:2021-11-28 14:40  ┊ 阅读  ┊  人参与  ┊ 文 / 兰兮
  近日回家,发现自家的池塘里长满了浮萍,绿意盎然的样子,众多的浮萍聚在一起,又有些厚重之感,就好像是在水面上铺了一层绿色的毯子。清风过处,原来在一起的浮萍又被吹往了别处。忽然就想起了东坡先生的“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?一池萍碎,春色三分,两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”
 
  好一个一池萍碎,当大雨来临的时候,这些浮萍就被风雨打得四散,可不就是碎了一般吗?
 
  浮萍,浮生在水面上的一种草本植物。叶扁平,呈椭圆形或倒卵形,表面绿色,背面紫红色,叶下生须根,花白色,可入中药。
 
  浮萍无根,风把它送到哪里,它就选择在哪里,它们随波逐流,随风而动,没有半分自主可言,这一生,从来未有机会主宰自己的命运。本来它们在一起,可是风一起,雨一落,它们又不得不分开。不知再次相聚是何时,又或者再无相聚时刻。
 
  原来我们说的萍聚就是这个意思。直到此刻,我才恍然惊觉。
 
  只是我们在这天地之间,不也跟浮萍一样吗?世间聚散,缘起缘灭,半分不由人。近年来,羁旅在外,总是生出几分漂泊无依之感。一些人在我的生命里来来往往,短暂的相聚之后,又长远地分开。只是不知中间的这份时光,可曾让人怀念。
 
  想起了小学时候的一个玩伴,她就叫萍,她个子不高,有些黑,因为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,所以有一只脚有些跛,走起路来深一脚浅一脚的。所以她性格有些孤僻,没什么朋友。
 
  所以,她总是被人欺负,那些可恶的男孩子,总是有意无意地用纸条打她,用小石子丢她,或者把她的作业本涂花,当着她的面叫她跛子。她也不哭,也不闹,也不告诉老师。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那些本不该她承受的恶意。
 
  有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,看到几个男孩子围着她唱“跛子跛,深一脚浅一脚,踩个老鼠摔一跤……”一边哈哈大笑,还不住地推搡她,让她摔了一跤,手硌在石头上出了血。我赶紧跑过去,扶起了她。对着那些男孩子训斥了一通,说要去告诉老师和他们的家长。他们看她手出了血,怕被家里责骂,才散了去。
 
  我拿出我的手帕给她包住了手,我看到了她眼底的泪,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旋,却始终没有让它掉下来。我不禁有些心疼,我扶着她,慢慢朝家的方向走。
 
  从那以后,我们就成了好朋友,我们一起背古诗词,一起分享故事书,也一起看蚂蚁搬家。我们看对方,就好像看到了世界上另一个自己。
 
  后来,上初中之后,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,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,但是我们还是会利用下课的时间去找彼此,分享各自班级的新鲜事,也一起探讨数学题,默写古诗文,晚上会一起回家。我们自行车上的铃铛摇得叮当响,那是属于我们的快乐时光。
 
  初中毕业之后,我考上了高中,去了县城上学,而她没有继续学业,他父亲在工地上摔了一跤,摔断了腿,没有办法从事重体力劳动了,家里也失去了经济来源。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,她一个人背上行囊去了省城打工。
 
  后来,关于她的消息,我都是从母亲那里得知的,她刚开始出去的时候,因为没有学历,只能从最底层的工作做起,在饭店洗碗,端盘子,因为刚进去,所以给她安排的都是最累的活。后来她到酒店做了服务员,待遇稍微好些,也没有那么辛苦。再后来,听说去了商场做导购,卖手机。
 
  我上大二的那年,就听说她已经嫁人了,就嫁给了隔壁村,丈夫是工地上的小工,人老实本分,虽不算富裕,但顾得上一家温饱。但是听说,有些酗酒,喝多了就打她。第一次怀孕的时候,就被他丈夫打了一顿,没能保住。我听了只觉得心惊又难过,很想去看她,但是她跟着丈夫去了别的城市打工。
 
  终究是再也没见过她。
 
  我们的命运从初中毕业那年就已经走向了不同的远方,她的生命里,有着那么多的苦难,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样善良的一个人,要承受那么多,这一生,都在被命运推着走,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真正快乐过。我只觉得难过,为她也为我。
 
  我大学毕业之后,辗转了很多不同的城市,做过很多尝试,但都以失败告终,而今仍然是孑然一身,漂泊异乡。
 
 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,终究难得真正的圆满。杜甫有诗云“相看万里外,同是一浮萍”。人生茫茫,我们终究是被风吹散的两颗浮萍,缘聚缘散,半分不由人。然而,这片刻的相逢已然让人欣喜,正如我遇见了她的善良,隐忍,也懂得了她的谦卑和退让。她的明媚也曾温暖了我那年少时光。
 
  从长远来看,我们都是天地间的过客,数十载光阴,在时间洪荒里不值一提。我们遇见谁,谁又曾真正留在我们的生命里。不必太过在意,我们不过都是一颗浮萍,永远被命运的风吹着,不知何处是归处。但心安处,即是归处,不如就坦然做一颗浮萍,随遇而安,随心而安。
 
  
责任编辑:胡玲玲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
分享到:
百度